相关文章

秋瓜蒌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qsycgl.com/

吾乡人倔强地称之为“瓜蒌”,因为它形似一只瓜,一只圆圆的小甜瓜。

祖母在世时,每年秋末,总会采摘几个熟透了的瓜蒌,清供。时间会很长,从秋至冬。三四个,放置于一白青花瓷盘之中。初熟的瓜蒌,呈金黄色,圆润、饱满,透着一份肉肉的质感;时间一长,即变为黄红色,色愈深、愈厚,郁郁、莹莹,时光在里面沉淀;却依旧是,圆润、饱满,且药香愈浓。《燕京岁时记》称贮存至冬的瓜蒌为“赤包儿”,说集市上,有人出卖,卖给女孩,女孩拿在手中,作“玩物”;纤长白嫩的手指,不停地把玩一枚橙红色的瓜蒌,想必是一件极有趣的事情。“赤包儿”,这名字也好,有肉香味。

现在,野生的瓜蒌很少,几乎见不到了。我年年见到的,是人工种植的瓜蒌。是村中的老中医在他的药圃中种植的。虽然是“人工种植”,但还是“野”,还是“野”,不失其本性。

入夏,藤蔓即爬满篱笆,于是,满篱笆上都是葱郁的绿,拥挤推搡,扶摇荡漾;只是,那绿并不深厚,因为瓜蒌的叶片,是绿中透着淡淡的黄,一种娇娇嫩嫩的黄,一种浅浅的黄,一种薄薄的黄;浮光掠影般,难以遮蔽住瓜蒌那份内涵的绿。瓜蒌花开,瓜蒌的花顺着藤蔓开,一朵朵,在枝叶间探出头来,像调皮嬉戏的小姑娘——穿着一身素衣的小姑娘。花多是白色的(亦有淡黄色的),纯然一白;披绒毛,丝状流苏,是小姑娘撑开的一把把流苏伞,只是“伞面”向上,似乎想去努力承接些什么。承接什么呢?承接阳光雨露?承接星光月辉?还是承接虫鸣鸟啼?

瓜蒌结果,未熟的果实是青绿色的,一种很深厚的绿。果实甚多,连缀而出,参差挂满篱笆,乡人谓之“滴流索罗”。挂满篱笆的“滴流索罗”的瓜蒌,是一道风景。瓜蒌开始变黄的时候,瓜蒌叶也变黄了;瓜蒌彻底成熟了,成了金黄色;瓜蒌叶就彻底干枯了,篱笆上,就只剩下一枚枚挂着的金黄的瓜蒌。

像是一盏盏的黄灯笼,又像是一个个的圆月亮。我更喜欢“圆月亮”的比喻,金黄的“圆月亮”,照亮天空,也照彻人间,天地一体,天人合一,更合了中药材的特质。

瓜蒌,浑身是宝。瓜蒌叶,可以泡水洗脚,治冻疮。瓜蒌果,亦谓之“蒌仁”,有“润肺止咳,清热化痰”之功效,主治咳嗽痰多,胸痹肋痛,大便燥结等症。用处最大的,似乎还是瓜蒌的块根。一般是秋冬掘出,切片入药,因为断面洁白如霜,所以,又谓之“天花粉”,具有“清热泻火,生津止渴,排脓消肿”等功效。古人,还借其效用,以之制作美食。《山家清供》就记载了用“天花粉”,制作粉食和奶酪的方法。

有意思的是,古人还曾用“天花粉”美容。宋·庄绰《鸡肋编》记曰:“燕地女子,冬月用瓜蒌涂面谓之佛妆,不洗,至春而洗去,久不为风日所浸,洁白如玉也。”

真是纯乎天然,绝对绿色,令今人羡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