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瓜蒌及其他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qsycgl.com/

瓜篓,又称药瓜、野瓜、吊瓜、野葫芦,多年生藤本植物。

丁纯(高校教师)

夜翻《本草纲目》,像在温煦春风里潜入山林,更像在夏季踏着泥泞迈进原野。左一脚是庄稼,右一脚是草药。乡野中,草和药是“异质同构”体,几无区别。

老家的房前屋后,疯长着一些野草,半夏、艾蒿、猫眼草、车前子、瓜蒌等等。这些草,春季冒芽,夏季葳蕤。儿时便熟稔那些花花草草。高个子是灰灰菜,长条的是面条棵子,而锯齿边叶子的是七七芽(小蓟)。麦地里还有一种叫“恶狼狼”(音)的野菜,有深层次的苦味,母亲常以盐搓之,开水焯一下,做凉拌菜。遗憾的是,迄今我没弄明白此草的学名。

年前,母亲赶来广州过年,大包小包的,带来不少我爱吃的土特产。也不知为啥以前爱吃的那些东西,索然无味。比如:白芋糖、绿豆丸子、黄豆皮子……可能是味觉疲劳吧。不过,家乡晒干的马齿苋,水泡开了,做包子、扁食别有一番风味,是可遇不可求的美味。母亲非常留意乡间草本的药用价值。竹叶、车前子、野菊花常煎成“饮料”摆上夏夜的餐桌;灰灰菜烹鸡蛋,香滑细嫩,美味可口。

那日母亲从她的布包里,掏出一把黄色的果子来,问我可认识,我以为是淮北平原常见的野果子“马泡”。母亲摇头,说是瓜蒌籽。在倒塌的院墙上爬了很多。书上说它又叫栝楼,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“张仲景治胸痹痛引心背,咳唾喘息,及结胸满痛,皆用栝楼实。”母亲说邻居大姐得冠心病,浑身乏力,久治不愈,以瓜蒌根子煎水喝,一月治愈。原来瓜蒌是治疗冠心病的良药。我从网上查阅瓜蒌的药用价值,有10多种疗效,治疗冠心病仅是其一。

曾经,瓜蒌寂寂无闻,像一串铃铛紧紧贴在残垣的底部,年年自生自灭。我只隐约记得蔓延的瓜秧,错以为是野果子—乡下的野果子种类繁多。没想到它有如此好的疗效。

也许,那么多紧张的日子,我们忽视无关宏旨的小事物,而恰恰这些小东东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。哲人说,无用乃是大用。所谓无用,不就是与功利相悖嘛;所谓有用,则是完全符合人的主客观要求。家乡有很多看似无用的东西,比如坟地的“狗奶奶”(枸杞),因为长在坟地,多了神秘感,没人敢碰;比如被称为“老和尚头”的半夏,一个不小心就被当做烧锅的柴草了;再比如楝树根、茅草根、野菊花……这些无用之物,却充实了乡村生活的每一天。就那楝树根来说,治疗顽癣有神奇的效果。

我还真的不敢小看瓜蒌,更不敢轻视大自然中的一切。我们和它们一样,也是大自然中的普通一分子。

作者:丁纯